游子吟改写成记叙文(精选2篇)

时间:2021-11-25 09:20:11 | 作者:花静娴

篇一:游子吟改写成记叙文

花静娴

北风呼呼,寒风刺骨,白雪皑皑。从一个破旧的茅草屋里透出了昏暗的光,同时,也传出了读书声。屋子里是一位年迈的母亲和她正在读书的儿子。

这位读书的男子是孟郊。而那位年迈的母亲就是孟郊的母亲。她正一针一针地缝补着明日就要去赶考的儿子的衣服。母亲缝了一遍又一遍,嘴里还喃喃道:“唉!不知道这次又要去多久。现在的天比往年的更冷了,里面还得加层棉。”

这时,母亲把打着补丁、缝了一遍又一遍的衣服交到了儿子的手里,还说道:“睡吧,明天还要起早呢。”孟郊说:“娘啊,我得再读几遍。”孟母说:“你那些干粮都带了吗?赶紧去收拾收拾路上要用的吧。”孟郊说:“我路上不需要那么多干粮,留一些给您吧。”孟母道:“儿啊,娘不需要。”

夜更深了,孟郊辗转难眠。他眼前浮现的是母亲那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皱纹,心想:小草不能报答阳光的恩情,儿子也难以报答母亲这么多年的养育和支持的恩情。想着想着,孟郊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。

孟郊的情感奔涌而出,他默默地念出了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

此时,外面依旧寒风刺骨,而屋内却温暖如春。

篇二:游子吟改写成记叙文

陈浩然

屋外正下着鹅毛大雪,现在已经是深夜了,可是屋里还点着一盏油灯,一位年轻人在灯下读书,他就是孟郊。

“儿啊,喝杯茶再读吧。”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出现在孟郊旁边。

“娘,我不渴,您喝吧,您身体不好。”

“儿啊,你马上就要去赶考了,还是喝了吧。”孟郊不好推辞,只好把茶喝了。

唱完了茶,他又开始读书。这时,年迈的母亲坐在孟郊旁边拿起缝衣针开始一针一线地缝,每一针都很认真,缝完了一件衣服,又开始缝另一件衣服。旁边的孟郊看见了连忙说:“娘,您别缝了,这几件衣服我还能穿,不用缝的。”可是老人却说:“不用的。儿啊,你马上就走了,再多看会儿书吧。”“娘,您不用担心我,您身体本就不好,还是快去睡吧,衣服我自己缝就可以了。”老人却笑了笑,依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。她这一针一线缝进孩子衣服里的是担忧和牵挂啊!

孟郊只好给老人拿来两个大饼。老人见了,说:“儿啊,这不是你的干粮吗?怎么拿出来了?我不饿,这个你路上吃。”孟郊只好含着泪把大饼收了起来。

屋外是寒冷的,可屋内却是暖暖的,孟郊感慨万分,写下了一首诗:"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"

是啊,小草沐浴着阳光养大,可是却不能报答它的养育之恩,孩子也像小草一样,永远也不能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。